德国基民盟党代会上华为"抢了风头"

Time: 2019-11-25 ()
德国 华为 5G

观察者网

11月22日、23日,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全国党代会在德国莱比锡举行。默克尔的潜在继承者、基民盟主席、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在会上发表演讲,争取与会代表们的支持。

而就在这样一次会上,华为却“抢尽风头”。是否禁用华为5G设备,成为基民盟党代会上的一个重大议题。

德媒更是感叹:在基民盟党代会上,一个企业所吸引的关注度,居然能够和“谁是下届总理”这样的重大问题相比,实属罕见。

在华为问题上,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表态一如既往:德国必须确保严格的安全标准,但不应该在一开始排除任何企业。然而,会议最终以压倒性的投票通过一提案: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德国5G建设需在议会层面通过辩论决定,而非让某个政府部门单独制订规则。

这项提案虽然遭到默克尔办公室的强烈反对,但最终还是通过,甚至连卡伦鲍尔也表示支持。德媒称,“此举是对默克尔的直接藐视”。

卡伦鲍尔:支持我,要么此时此刻结束一切

“如果你认为我愿景中的德国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如果你认为我要走的路跟你所认为的正确之路不一样,那今天就在这里说出来,结束这一切。”22日,卡伦鲍尔在基民盟党代会上发表演讲,力争与会代表们的支持。

她说:“亲爱的朋友们,如果你想要(我愿景中)这样的德国,如果你想走这条路,那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撸起袖子,开始行动吧。”

卡伦鲍尔话音刚落,基民盟代表们纷纷起立为她鼓掌,连去年她竞选党主席时的竞争对手也在现场表达了忠诚。

路透社称,这样一来,算是给几个月来有关基民盟领导权的猜测画上了句号。

德国下届大选将于2021年举行,在“支持谁作为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候选人参选下届总理”的问题上,57岁的卡伦鲍尔的支持率屡屡创低。

她自去年12月接任基民盟主席以来,已经犯下了好几次错误,这不仅影响了她的支持率,还让人怀疑她是否适合在默克尔离任后成为基民盟的总理候选人。

华为“抢风头”

出人意料的是,在基民盟这次凝聚人心的党代会上,华为也成了焦点之一,原因是一项提案。

《华尔街日报》23日报道称,部分基民盟22日还是提出一项提案,呼吁政府将5G设备供应商的最终决定权交予联邦议会。

“德国的数字信息系统必须是安全的,不受外国影响的,”默克尔所在政党的80多位成员在提案中写道,任何一个供应商参与德国5G的建设的前提是,他们的参与不会让任何外国政府介入到这一网络当中。

上交这一提案的代表称,虽然提案没有直接点名华为,这事实上就是针对华为。

尽管上述提案遭到默克尔办公室的强烈反对,但它还是以压倒性优势通过,甚至连卡伦鲍尔也对此表示支持。她说,任何不符合德国安全标准的公司都不应被允许投标建设该网络。

柏林智库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贝纳(Thorsten Benner)称,这是默克尔上任14年来,所在政党给她造成的最大失败之一。德媒直言,此举是对默克尔的直接藐视。

默克尔表态:不应一开始就排除任何企业

据路透社22日消息,尽管基民盟党代会上通过了上述针对华为的提案,但默克尔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不应从一开始就排除任何一家企业。

今年3月,默克尔便表示,德联邦政府已经决定,不会“简单地将某一企业或是行为主体排除在外”,而是对这些参与5G竞标的企业提出要求,并将相关的要求写入到电信法规之中。

如今,基民盟的这项提案把德国运营商夹在了华为产品和担心所谓“威胁国家安全”的德国政界之间。

路透社称,与中国有着密切贸易关系的所有德国所有电信运营商都是华为的客户。这些运营商都警告称,禁止他们与华为合作将导致德国5G网络的推出延迟数年,增加数十亿美元的成本。

华为始终明确反驳德国对其技术安全性的质疑。据法新社报道,华为德国公司的技术主管哈斯(Walter Haas)曾表示,华为产品没有“后门”。哈斯说,华为是一个“推手”,是让其他公司能够使用自己的技术并为自己创造价值的开路先锋。

据彭博社报道,在基民盟党代会开会讨论华为问题时,22日,华为在德国《商报》登整版广告,解释德国为什么不应将华为排除在5G网络建设之外。

“在我们公司成立以来的30年里,没有发生任何损害我们客户信心的安全性事件,”华为在广告中称,华为是一家属于自己员工的透明性公司,在德国杜塞尔多夫设有独立运营机构,遵守当地法律,将华为排除在外可能会导致“安全噩梦”。

华为的关注度都能和“谁是下届德国总理”相比了

《法兰克福汇报》22日以“华为的作用”为题刊发短评感叹,在基民盟的党代会上,一个企业所吸引的关注度,居然能够和“谁是下届总理”这样的重大问题相比,实属罕见。

使用中国设备是否安全,“这一担忧每一天都在增长,部分也是因为美国正在施压德国,要求后者禁用华为。许多联邦议员承认,他们对技术细节并不完全了解,但是在存疑的情况下宁愿选择安全而非华为。这一反应是合乎人性的,但是我们也不禁要问:德国人是不是又一次陷入了极度恐慌。”

“德国电信现在打算在核心网中弃用华为,而在相对不那么敏感的领域继续用华为设备,这可以成为一条折衷路线。有一点也同样非常明确:对于自动驾驶、工业互联等创新型应用而言,5G建设的快速铺开是不可或缺的。谁要是想完全依靠欧洲厂商来建设5G网络,谁就必须承认,这会导致建设速度变慢、成本上涨。”

另外,联盟党议员、联邦议会数字化进程委员会成员杜尔茨(Hansj?rg Durz)和施潘斯基(Tankred Schipanski)则在德国《商报》以“在5G建设中排除华为,这一要求只是看上去合理”为题联名发表客席评论,反对将华为问题政治化,认为技术的问题还是应当通过技术监管来解决。

“谁想排除华为,谁就必须先回答这个问题:已经在4G网络中使用的华为设备应该如何处理?毕竟,这些4G设备是接下来5G设备的基础。而且,智能手机、电脑中大都也含有来自中国的部件,这些设备又应该怎么办?加州设计、中国制造、德国禁用?但愿别是这样。”

“下一个问题则是:将某一家供应商排除,能让我们的通信网络更安全吗?并不怎么能,”作者指出,5G时代,通信基础设施的软件设计相对更为重要,而不论是哪个厂商的软件系统,都不可能百分百安全。鉴于5G是未来数字化世界的命脉,因此必须制订适用于所有供应商的最高安全标准。

“至于设备是否满足了安全标准,应该由安全专家来判定,而非政客来决定。在数字化领域,技术监管协会的角色由联邦信息技术安全署(BSI)来扮演。”

文章最后指出,5G网络建设的铺开速度,与工业4.0、物联网技术的推进息息相关,对于在数字化领域并不领先的德国而言,可谓刻不容缓。“我们不应当把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对立起来。因为大家的目标其实是一致的:确保德国以及欧洲的数字主权。不过,要想增进数字主权,就必须做好持久战的准备,无法一蹴而就。我们现在应该通过明智的产业政策与经济政策,来确保今后的欧洲能够雄踞全球数字化产业链。毕竟,没有人愿意在6G时代来到时面临如今的局面。在数字化时代,真正拥有主权只能是真正具备能力的国家,而不是把墙筑得最高的国家。”

德国中文网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