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年2015:难民危机如何改变了德国

Time: 2019-02-14 ()
难民进入德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

这一年,数以十万计的难民来到德国寻求庇护。总理默克尔决定,开放边境,让这些人进入德国。这是一个引起德国社会意见极端分化的决定,2015年对这个国家影响深远。

难民潮让很多欧洲人感到措手不及。但其实一场人道危机的先兆已经十分明显。2015年夏,内战国家叙利亚的局势严重激化。加上来自厄立特里亚和伊拉克的难民,当时共有400多万人逃离家园。此外越来越多的北非人选择偷渡地中海前往欧洲。

危机突现

面对大批难民涌来,德国政界毫无准备。虽然欧盟已经在讨论如何分配移民的话题,但还未达成妥协。德国的立场是,只有欧盟统一的政策才能应对即将到来的移民大潮。但在2015年的夏天,人们还无法预料到德国将几乎独自承担难民危机的重负。

2015年8月19日,时任德国内政部长德迈齐埃不得不将当年难民数量的预估上调至80万人。此前预计的难民人数只有这个数字的一半。几天后,德国移民和难民署(BAMF)就不再对叙利亚难民执行都柏林协议的规定。根据该协议,难民必须在入境欧盟的第一个国家申请避难。德国难民署的这一举措旨在减轻希腊、意大利等地中海沿岸国家的负担。

"我们能做到!"

"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安定的环境里",德国总理默克尔2015年8月31日在年度记者会上说,"我们中的大多数没有经历过精疲力竭、充满恐惧的感觉。"默克尔愿意接纳那些经巴尔干路线前来德国的人,她说接纳这些难民是"国家的任务",并强调:"我们能做到!"

奥地利和匈牙利开始动用专列,向德国运送难民。此时的难民人数虽已相当可观,但仍在可控的范围内。不过德国内政部已经提出了如何安置这些难民的问题。尽管如此,总理府还是决定让难民列车进入德国。毕竟,人们当时其实根本也不知道用怎样的方式和理由才能阻挡这些火车。

历史性决定

2015年9月4日,周五的晚上,默克尔做出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主导了德国接下来数年的政治讨论。默克尔正在北威州参加州议会选举的造势活动,这时从奥地利外交部传来匈牙利总理奥尔班发布的消息,说匈牙利的情况已经失控,一千多名难民徒步踏上了前往奥地利的路途。

默克尔同奥地利总理费曼通了电话。费曼不希望在边境出现暴力和驱逐的场面,他向默克尔建议,不要阻拦难民,而是在他们入境德国后,由德奥两国以10比1的比例分别接纳。默克尔同联合执政伙伴社民党进行了磋商。时任社民党主席加布里尔同意接纳难民。

联合政府内的另一个伙伴--基社盟(CSU)的主席泽霍费尔,那一天晚上默克尔没能联系上。他第二天才出现,并称默克尔的决定是个"错误"。一场基民盟(CDU)和基社盟两个"姊妹党"之间延续数年的争执由此开始。

欢迎文化和纵火泄愤

在那一天夜里,人们就意识到,奥尔班报出的数字比实际要低很多。接下来的周末,约2万难民到达慕尼黑火车总站,他们受到了热情的欢迎。数百名市民向他们欢呼,甚至拥抱这些风尘仆仆的初到者。这些德国"欢迎文化"的镜头很快传遍了世界。

但在一些德国人热情欢迎的同时,另一些人的敌视和种族主义也日益凸显。据德国联邦刑事局的统计,2015年针对难民收容住所的袭击事件超过1000起,其中有90多起纵火案,是上一年的7倍。仅在默克尔做出接收难民决定后的一周里,全德国就发生了8起袭击难民营的事件,至少造成5人受伤。

"难民上限"

在巴伐利亚州执政的基社盟感觉,在2015年秋天,没有人询问过他们的立场如何。该党警告,如此大量的难民会让德国不堪重负,并提议从次年起设定一个"难民上限"。在2015年11月的党代会上,基社盟与会代表正式采纳了这一政策建议。2016年初,这一建议变得具体了:泽霍费尔主张,每年进入德国的难民数量不能超过20万人。

默克尔也参加了那次基社盟党代会。她拒绝设置上限的建议,而主张寻求一个"欧洲解决方案"。她在讲话中指出:"关闭国门、无所作为不是21世纪的解决问题之道。"此次大会成为基民盟、基社盟路线之争的象征性事件。直到2017年底,两党才就年度接收难民的控制范围达成一致:在18万到20万之间。

科隆跨年夜事件

2016年新年夜发生在科隆的大规模性侵事件给有关难民和上限的争论火上浇油。除夕之夜在科隆火车总站前,大量女性受到性骚扰和抢劫。据联邦刑事局发布的数字,有650名女性报案称受到性骚扰。

大多数嫌疑人来自北非国家。刑事局的调查统计显示,约一半的嫌疑人是不久前才来到德国的。联邦刑事局局长敏西(Holger Münch)表示,从这一数字看,"这一现象的出现确实与2015年移民大量通入有关"。这一事件也在德国掀起了有关遣返难民中的刑事犯罪分子的新一轮讨论。

影响深远的一年

2015年11月,德国重新开始对叙利亚人实行都柏林协议的规定。但直到2016年初,形势才逐渐平复下来。3月,多个巴尔干国家对难民关闭了边界,巴尔干路线基本被封堵。默克尔则继续致力于形成欧洲解决方案,她得到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支持。土耳其与欧盟签署了一项协议,旨在阻止难民经土耳其无序入境欧洲。此后,到达欧洲的移民数量骤减。

然而,2015年所发生的一切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德国选项党(AfD)批评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反对2015年的欢迎文化。2016年3月,右翼民粹主义的选项党在多个联邦州的议会选举中取得了创纪录的得票率。两年后,该党成为联邦议院第一大反对党。

基民盟阵营内部,对默克尔的批评声也日渐高涨。默克尔本人也作起了自我批评,她说,"2015年发生的事不允许重演"。但默克尔同时强调,德国如此成功地应对了这一严重的人道主义挑战,人们应该为此感到自豪。

德国中文网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