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年轻人对自己国家感到悲观的原因

Time: 2019-02-02 ()
德国年轻人

BBC中文网   作者:Emily Schultheis

德国经济一片繁荣,失业率接近历史最低点,很多人对自己的财务状况感到满意, 欧洲乃至整个世界都视之为财富和效率的典范。

那么,那些富有、舒适的德国年轻人为什么对自己的未来有着如此执着的悲观情绪呢?良好的工作前景、清洁的环境、低犯罪率、大把的休闲时间、大批的文娱设施、便捷的交通系统——还有什么让人不满意的呢?

但是,表象之下,德国也存在着可能会冲击年轻一代的问题。

德国民调机构福沙舆论调查所(Forsa)的首席政治分析师马图舍克(Peter Matuschek)表示,虽然德国人普遍对生活比较满意,但对于国家未来的走向却不那么放心。

在福沙为德国RTL广播公司所做的民调中,81%的人对自己的财务状况非常满意或者满意;在从更广泛的角度询问对国家的满意度时,这个数字下降了10%。虽然71%的人对德国政治体制的理应运作方式感到满意,但只有14%的人对其实际运作状况感到满意。

比如,马图舍克告诉BBC Capital,在过去一年间,人们对经济的看法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在问及经济状况是会改善还是恶化时,1月份的时候,德国人的态度是一半一半。然而自从夏天以来,持悲观态度的人增长了20%。

人们或许会猜想这种现象在德国年纪较大的人群当中更为普遍,但它对年轻一代也有着很大的影响。与英国脱欧公投后的情况类似,数据表明,年轻一代觉得他们背负着父母和祖父母留下的问题——他们的政治未来已经由老一辈决定了。

公平地讲,对德国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动荡的夏天。各党派在移民问题上高调摊牌,几乎导致德国现政府垮台。德国国家足球队球员厄齐尔(Mesut Ozil)是土耳其裔,今年夏天他离开了国家队,之前厄齐尔指控受到队员和球迷的种族歧视。这一事件促使德国人对日常生活中的种族歧视展开更大规模的谈论。

8月下旬,德国东部萨克森州开姆尼茨(Chemnitz)爆发骚乱,极右思潮支持者追逐外国人。视频曝光后举国震惊,并重新引发热议——德国究竟从历史中吸取了多少教训?

德国媒体上出现了一种危机感。6月下旬,在德国国家队未能晋级世界杯第二轮之后没过多久,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封面文章质疑:《曾几何时,这是一个强大的国家》。文中写道,“自满导致政治、经济和体育危机,” “为什么会成这样?”

接下来是夏季热浪、气候变化对德国影响,舆论中也弥漫着类似的悲观情绪。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尽管这些悲观情绪看起来可能不过是媒体小题大做,但数据以及与德国年轻人的交谈证实了这个现象的存在。

对年轻人来说,这种悲观情绪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看到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Alternative for Germany)的崛起。许多人认为,它代表了德国议政方式的崩溃。

28岁的巴肯(Till Baaken)在柏林为一家非政府组织工作,他说,极右民粹主义的影响越来越大,意味着全国范围内关于政治和媒体的讨论充斥着新生的、越来越充满仇恨的话题。

自极右翼势力崛起以来,“在我看来,整个政治对话都是关于移民、仇恨和犯罪,”他说。“关注的焦点并不在我们将面临的真正问题、或者我们眼下面临的问题上。”

巴肯说,政府不应该把焦点放在移民问题上,而是应该把更多时间用于改善医疗体系,加大对教育的投资,并考虑为年轻一代的退休保障做好准备。

24岁的柏林学生洛(Jule Löw)说,开姆尼茨事件令人遗憾,表明德国并没有很好地从历史当中吸取教训。“我原来一直以为,我们通过学习德国民族主义和上个世纪的历史,就应该已经把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抛在身后,”她说。“但现实并非如此。”

在开姆尼茨发生的似乎是一起孤立事件,洛继续说,但它证明了如果讨论不改变的话,类似的事情可能还会在这个国家的任何地方发生。”在我周围,目前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她说。“但是,我们离开姆尼茨并不远。"

另外一种感觉是,即使德国现在一切顺利,但它处在更大的财政和社会问题的边缘。换句话说,许多德国年轻人可能觉得眼下的状况还不错,但他们担心未来某个时候可能就不是这样了。

“我们现在做的还行,或者说,我个人现在做的还不错。但显然,如果往未来看5到10年,会发现我们眼下处在一个十字路口…...我们的国家将何去何从,”巴肯说。“我认为每个人都有点担心,伴随着右翼民粹主义的崛起,以及国家对教育和基础设施投资不足,我们的未来在哪里。”

与许多其它欧洲国家的同龄人相比,表面上看德国年轻人情况还不错。2017年,德国年轻人的失业率是6.4%,远远低于意大利或者希腊等欧盟国家。但还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感觉,老一代对影响年轻人的领域关注不够。

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自2009年以来,德国主要城市的房价上涨了80%。报告称,房租也在涨,全国住房短缺大约100万套。与此同时,经济合作组织最近也有报告称,德国人口迅速老龄化“对公共养老金计划是否可以维持构成了挑战”。

“现在在德国,政治更倾向于中年人、婴儿潮一代,而不是年轻一代,”24岁的欣策(Aaron Hinze)说。他在柏林从事医疗保健工作。“想想未来,你就会问,等我老了,谁来付我退休金?没人。”

德国人对未来感到悲观,并不表示其它国家的人也这样。在欧洲和世界其它地方,德国依旧是繁荣之地,很多年轻人希望来这里,迈向更好的生活。

24岁的茨维科(Dino Cviko)是萨拉热窝的一名新闻专业学生,他对BBC Capital说,完成学业后希望搬到德国,即使这意味着可能放弃新闻工作。“我们大多数人其实都想离开这里,离开波斯尼亚,”他说。“尤其想去德国,我们心目中的乐土。”

德国中文网最新文章